欢迎浏览商洛市交通运输局网站!今天是: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 > 信息公开  > 重点信息公开  > 其他重点信息

行走丹峦路

发布日期:2016/11/23     来源:周亚娟 部门:丹凤公路段    浏览量:1941

 

盼望了一个夏天的雨,终于在初秋里,淅淅沥沥下了一天一夜,这迟到的雨水,降了气温,也降了心头的燥热。雨后的清晨,风清气爽,伴随着徐徐升起的柔和的霞光,我们开始了峦庄之行。

地处丹凤县东北方位蟒岭山区的丹凤县峦庄,对于我来说,是神秘陌生的,也是神往已久的。之所以神秘陌生,是因为我从未踏上过这片土地,之所以神往已久,是因为我常常从一些文字和图片里,领略到它纯净、蔚蓝的天空,质朴、憨厚的山里人家,峰峦叠嶂、沟壑纵横的深山地理…

车子从312国道驶入通往峦庄的水泥路,路面一下子变窄了,但由于车辆和行人稀少,反倒感觉清静、干净,通畅、舒适。2012年用水泥重新铺筑的路面,看上去是那样整洁、平坦。路面边线是用白灰刷的,线型连续顺适,清新美观。路两边部分没有硬化的土路肩,大约50公分宽,种植着小冠花、百三叶、绿园草、蜀葵等花草,给道路镶上两道彩色的花边。水沟没有浆砌,却打理得干干净净。水沟之外的山脚下,沟涧里,田地边,遍布着高大的桐树、榆树、核桃树、柿子树、柳树、杨树,它们有的是路边住户自己栽植的,有的是自然生长的,这些树木,不但给公路以庇护以阴凉,也让穿行其中的行人感受到一种乡间的亲切、质朴。更有那白墙蓝瓦的农舍,小桥流水人家,有那门前屋后的木槿花、向日葵、青葱白菜、瓜果豆荚,与悠然前行的公路,合成一幅彩色的、流动的乡间图画……

眼前的水泥路,没有城市道路的宽阔,却自有其蜿蜒曲折、高低起伏、清新流畅之美。它随着地势的变化,时而宽阔时而狭窄,时而依山傍水,时而跨溪越涧。车行八九公里处,在公路的右侧坐落着一处“山岔道班”,我欣喜地跑上前去,才发现门锁着呢,问附近的村民,说道工们一早就上路去了。驱车前行大约二十多公里时,青山之下,一个小小的村庄,几棵参天的老树,拥着一处橘色砖墙、蓝色砖瓦结构的院落房屋,走近一看,门牌是油房道班。道班里只有一个正在吃饭的农民工,他说另外几个道工都去路上干活了。问他吃啥饭,他指着院中的菜园和辘轳井说:“菜是自己种的,粮是自家产的,水是井里的水,环保经济没污染,做啥饭吃着都新鲜。”告别这位憨厚朴实的农民工,我们继续前行,果然在路边看见几个橘红色的身影,他们有的在清理路肩和水沟的杂草,有的在整理边坡。虽然是汛期,山路上看不到一处泥石流或者塌方,每一次转弯,每一个山头,在浏览到大自然绝美风光的同时,从路边的一段绿篱、一道防护网,一丛花草里,都能感受到来自道工们精心细致的养护和以人为本、以车为本的关爱情怀,由衷地对这些长年累月坚守在深山里的养路人,产生深深的敬意和感激,更不好意思去打扰他们的工作。

九点多钟,车子沿着七拐十八弯的坡道爬上了丹峦路的最高地段——元岭。站在海拔1100多米的元岭路段,头顶是伸手可触的蓝天白云,脚下是时隐时现的公路,眼前是密密匝匝的树林。虽然才立秋几天光景,元岭路段却有发黄飘落的杨树叶,一个身材瘦削的养路工,正在清扫路边的落叶,这样的场景给山路增添了一丝寂寥,也涂染着一番壮美。身临元岭,俯瞰脚下的水泥路,它就像是一条玉带,在蟒岭秀色里飘飘袅袅、缠缠绕绕,它更像是一条巨龙,在崇山峻岭之间盘桓翻滚、奔腾不息。

车下元岭不远,就到了“百年古村一幅画,十里田舍几重烟”的客家群居地中南村,那一排坐落在公路右侧的徽派民房,高墙封闭,马头翘角,黛瓦粉壁,错落有致。在蔚蓝色的天空下,在绿油油的庄稼地边,在淙淙流淌的溪流声里,宁静而安详,仿佛在讲述着村里的参天古柳、手植青槐、宗族祠堂、贞节牌坊,讲述着过往的悲欢离合,风雨沧桑。是啊,这有着“晴耕雨读”生活习俗的“安徽村”人,不但保留着自己独特的建筑风格,也保留着自己独特的语言、习俗、风土人情,那淡然恬静的古朴,成为现代都市人的梦寐和向往。

如果说国、省干线公路是全国的交通大动脉,那么县、乡公路就是沟通着城市和乡村,连接着产品和市场的毛细血管。到了峦庄镇,才知道了原来大山深处还有这样的繁华,学校、邮局,人来车往的街道,南腔北调的口音,林立的商铺,琳琅满目的商品,让人感觉一下子从远古走进了现代。坐落在街东头的峦庄道班,临街两层十多间的楼房,菜园、职工宿舍、厨卫、会议室、活动室、一应俱全,温馨舒适。聊起丹峦路,61岁的老班长张忠不无感慨:“我是1988年开始养路工作的,我养路,路养我,一晃26年就过去了。虽然到现在我每月才拿壹仟多元的工资,但是这一辈子,除了种庄稼,就只会养路。可别小看这条乡村公路,它不但能通到峦庄镇,还能通到桃坪镇、赵川镇、庾岭镇、蔡川镇呢,连接沟沟岔岔的小路,数都数不清。你看那路上跑的摩托车、三轮车、农用车,载的全是咱山里的瓜果蔬菜、粮食大豆,这里的板栗、核桃、香菇、木耳,全县闻名呢。听说最近在这山里勘探出了大量的矿藏,但愿不要开采,一旦开采,就会破坏逢然,污染这里纯净的环境。”

返回的路上,天气晴转多云,天光流云山色树影,一路变幻如梦如烟。车行路上,人在画中,不知不觉间,就走完了49公里的丹峦路。那路上的人事和景物,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……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